前前前世

结束了和R君的见面,在台风天的大阪里,我竟如此快乐—-此刻立即死去也无遗憾的快乐。
四年前的渴望终于如愿以偿。结束了和R君的见面,在台风天的大阪里,我竟如此快乐—-此刻立即死去也无遗憾的快乐。

那年的惊鸿一瞥,纵使是阴天,那位少年的笑容也是如此震慑,灿烂不可直视—– R君,没有意识到他的瞩目,
在路人我的世界里翻起惊涛骇浪。
庆幸的是,和R君存在着共同纽带,便是我们的友人Z,我的高中学长。Z和R同住宿舍,因而便也可亲切称呼R为学长。
当时校内生几乎都有人人账号,我也因此在R君的主页得知,他有合适的恋人,似乎,大学关于他的记忆便终止了。
当时的我,仍被关于其他事的巨大悲伤淹没——无法和他人倾诉的痛苦,也无暇再去关注其他事情。

至于在日本是如何联系上R君,我也不记得为何会有他的QQ,刚好受圈里人所托,想办一张日本银行卡,在QQ上试探问了R君,不曾想他的反应如此热情,本以为他早将我忘却。

吃饭逛街,偷偷瞄着身侧的R君的眉眼,还是那个几年前让我心动的少年,而此时的我,早已褪去了过去的羞涩和张皇失措,一直保持微笑,但内心仍在克制那股渴望——四年前未竟的渴望。

R君在日本想必是寂寞的,未听他提及大学时期的恋人,可能分手了吧,或许只是异地。
离开大阪那天,在大巴车上不停地流泪,想着,这可能是今生唯一的和R君的重逢了。
于我,只要知道他还好好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我便知足。
其他什么无所谓的希望,可有可无。